• 党群建设
  • 两学一做
  • 扶贫腐败专项治理
  • 廉政建设
  • 支部风采
  • 工会工作
  • 共青团工作
  • 企业文化
  • 价值理念
  • 规章制度
  • 员工风采
  • 文化长廊
  • 人力资源
  • 人才战略
  • 教育培训
  • 招聘信息
  • 职称评定
  • 人事动态
  • 专题聚焦
  • 不忘初心专题
  • 建设壮美beplayapp
  • 十九大专题
  • 两学一做专题
  • 党风廉政专题
  • 普法宣传专题
  • 勤廉榜样专题
  • 时代楷模专栏
  • 在线预订
  • 信访举报
  • 三江侗乡鸟巢

  • 三江程阳八寨风雨桥

  • 北海冠岭山庄

  • 巴马赐福湖君澜度假酒店

  • beplayapp规划馆

  • beplayapp美术馆

  • 贺州紫云洞

  • 1 2 3 4 5 6 7

    专题聚焦

    旅游法专题之安全保障义务


    来源:  发布时间:2017-08-10

     

    安全保障义务是旅游经营者、旅游辅助服务者的一项重要的法定义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旅游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对此作出了规定,该义务主要表现为采取防止危害发生的必要措施的预防义务和旅游者受到人身伤害时对其及时救助的义务等。本期的旅游法专题,我们来解析作为旅游经营者或旅游辅助服务者在履行安全保障义务时应注意的事项。
    一、相关案例
    (一)未履行安全告知义务,旅行社承担赔偿责任。
    1.案情:杨某(25岁)的单位某房产中介公司与A旅行社签订了旅游合同,旅游内容为富春江桐庐三日游。2015年8月10日15时左右,导游将旅游者带到桐庐某农家乐,宣布自由活动。杨某和同事六人决定到农家乐附近的溪边游泳,地点系杨某事先勘察选定。六人到溪边后,因溪水较凉,遂改为在近岸边的溪水中淌水,杨某不慎滑倒并溺水,经多方搜救后,将杨某送至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救治经抢救无效死亡。
    杨某的父母将房产中介公司、A旅行社和富春江镇政府起诉至上海虹口法院,认为:1)旅行社没有尽到安全告知义务,且明知当地旅游设备不完备的情况下,未提供助游设备及配备救生人员,事发后亦未及时救助;2)房产中介公司作为组织员工集体活动的用人单位,对员工未尽相应的管理义务;3)富春江政府作为事发水域的管理者,未设立风险告知警示牌。原告要求几被告连带赔偿死亡赔偿金等各项损失合计130余万元。
    2.法院判决:法院查明本次旅游的行程单上载明:“入住农家乐2-3人间……门前的天然游泳场,是您夏日避暑纳凉的好地方…”在杨某入住的农家乐附近的芦茨溪上游有经过人工平整的河道可供游泳。
    经审理后,法院认为虽然杨某等人下水发生在自由活动期间,但是A旅行社作为专业的旅游活动单位,应当比旅游者熟悉当地的旅游环境和特色,应当预见到旅游者在芦茨村会有游泳或淌水的可能,被告A旅行社有义务将当地的水域情况、可游泳的场所向旅游者做出说明,并进行必要的安全警示以使旅游者慎重对待。然而,被告A旅行社未充分尽到上述义务,对此有过错,应该根据过错责任大小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对于两原告主张旅行社应当提供救生设备等安全措施,法院认为事发时段为自由活动期间,两原告的上述意见缺乏法律依据,不予采纳。对于两原告主张旅行社事发后未及时救助,因缺乏相应的证据不予采信。
    法院认为用人单位无过错,原告要求政府在自然形成的开放性流域设置警示牌,要求过苛且缺乏依据。而杨某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在自由活动期间对存在的危险预见不足,对自身能力估计不够是导致损坏结果发生的主要原因。最终法院判决了A旅行社承担15%的责任合计19万余元。
    (二)未及时垫付医疗费,旅行社被判担责
    1.案情:2015年11月6日,以案外人朱某为代表的25人(含蒋某,82岁)与被告B旅行社签订了旅游合同,旅游内容为日照、青岛汽车五天游。在11月8日出发前,蒋某等人签订了高龄人士参团免责书。当日下午15:30分左右,到达日照海边,被告组织旅游者参加自费项目乘船活动,蒋某未参加,在晚上18时左右到达旅馆时发现其抽搐、语言不清等情况,后旅行社导游拨打120救助电话,于19时28分入院,诊断为脑梗死,冠心病、高血压病。旅行社派员与蒋某三个子女赶赴日照医院,三原告在不考虑医院神经手术治疗和转入重症监护室的建议,要求回上海医院治疗,在回上海途中死亡。
    原告认为被告存在违反安全保障义务的过错,起诉至嘉定法院要求B旅行社死亡赔偿金等各项费用合计30余万元。
    B旅行社认为蒋某的死亡系自身疾病引发。在参加行程之初,旅行社已告知了旅行风险,在日照回旅馆时,导游发现蒋某身体不适,即拨打了120,将蒋某送入医院,并通知了家属赶到。因三原告要求出院,蒋某在回上海途中死亡。被告已经尽到了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不存在过程,不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2判决:法院认为旅行社作了旅游风险告知,受害人蒋某等人也签订了高龄人士参团免责书,虽然受害人对此存在风险自甘,但作为被告方,高龄人士参加旅游活动,可能存在的风险是客观存在且明知的,旅行社在行程安排、景点活动应趋于合理,同时对高龄老人应比常人应有更高的注意义务,在发现受害人身体不适后,被告在旅游地相对旅游者更具有地理、人和方面的优势,应给予及时送医、垫付医疗费等措施提供帮助。
    本案中,受害人从发现身体不适到入院治疗,存在一个半小时的时间,期间被告未垫付过相应的医疗费,时间上存在延误治疗的情况,故推定被告存在注意义务的缺失,有一定过错,而受害人死亡是由于其自身疾病引发,最终法院酌定被告承担15%的赔偿责任合计5万余元。
    (三)旅游者维权应承担举证责任
    1.案情:原告陈某等四人与C旅行社签订了旅游合同,旅游内容是云南双飞6日游。最后一晚原告根据C旅行社的安排入住了昆明华侨宾馆。第二天早上8点30分许,原告去就餐时在宾馆露天通道内摔倒受伤,被送当地医院治疗,诊断为左股骨中下段骨折,左膝部交叉韧带损失术后,在昆明医院住院了13天。期间C旅行社会同原告及宾馆协商后,原告与宾馆签订了协议书,原告自愿回上海治疗,宾馆垫付医疗费36000多元,后续事宜双方均有权通过司法途径解决。后C旅行社协助原告办理了意外险的理赔,原告获得意外险赔款人民币3万多。
    原告认为入住宾馆并非合同约定的宾馆,导游事先没有告知早餐餐厅的位置,原告根据宾馆错误的指示牌去就餐时,由于当时雾气大,地面刚由宾馆员工冲刷过,路面十分湿滑,且没有设置警示标志或铺设防滑垫造成原告受伤,起诉至黄浦法院要求C旅行社和华侨宾馆共同赔偿原告各项损失合计22万余元。
    华侨宾馆提出地面不存在湿滑情况,且事发前后当地都是晴天,也没有工作人员冲洗地面,事后铺设的地毯是为晚上举行婚宴而铺,并提供了视频资料、天气情况等证据。
    2判决:法院认为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请所依据的事实有责任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没有证据或者证明不足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原告确在华侨宾馆露天通道内摔倒受伤,但原告表示当时雾气很大,地面刚被宾馆人员冲刷过,路面十分湿滑,被告华侨宾馆没有履行安全保障义务,致使原告摔倒,提供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述主张,且宾馆提供的视频资料显示原告在行走时突然摔倒,原告所提供的事发地点的照片无法确认地面上的水渍,另根据云南专业气象台出具的天气说明,事发前几天均为晴天无降水出现。两被告在事发后均积极予以处理,被告华侨宾馆垫付了部分医疗费,被告旅行社则协助办理了保险理赔,已经履行了相应的救助义务,故对原告的诉请,不予支持。
    二、安全保障义务的评析
    (一)安全保障义务的判断标准。
    旅游者在旅游过程中遭受人身或财产损失,起诉旅行社要求赔偿的,几乎都涉及到旅行社的安全保障义务,司法实践中,判断旅行社是否尽到了必要的安全保障义务,各法院或者法官的判定标准不尽相同。在上述三个案例中,法院对B旅行社的判断标准较为严苛,法官认为由于家属不在身边,旅行社没有及时垫付费用延误了旅游者的入院时间,就此判断B旅行社具有一定过错。
    旅行社承担的安全保障义务不是无条件和无限制的,而应当在一个合理的限度内。司法实践中通常从以下几个方面判定:
    一是法定的标准。如《旅游法》、《旅行社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或部门规章对旅行社的安全保障义务作出了明确规定的,如果违反这些规定,可以直接判断旅行社存在过错。
    二是善良管理人的标准,即参照同类情况下,具有相当经验的理性人所采取的标准。在判断的尺度上,法官有一定的自由裁量权,通常法官会审查损害结果的发生是否超出了旅行社应当预见的合理范围。案例一中,尽管是自由活动期间发生的事故,但是法院认为行程单上有载明有“天然浴场”,导游应该告诉旅游者可以游泳的安全地带,因此发生溺水事故没有超出合理预见的范围,故A旅行社存在一定过错。
    三是特别标准。在旅游活动中对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等特殊的人群,采取特殊标准。《旅游法》第79条第三款规定,旅游经营者组织、接待老年人、未成年人、残疾人等旅游者,应当采取相应的安全保障措施。如案例二,法官在判决书直述:“被告旅行社在行程安排、景点活动应趋于合理,同时对高龄老人应比常人应有更高的注意义务”。
    四是旅游者自身过错或者原因,可以减轻或者免除旅行社的责任。以上三个案例都是旅游者自身的原因导致损害结果发生,主要的责任还是由旅游者自担。
    (二)旅游经营者应履行的具体职责
    旅游纠纷司法解释规定了旅游经营者对旅游者的安全保障义务。该义务主要表现为采取防止危害发生的必要措施的预防义务和旅游者受到人身伤害时对其及时救助的义务等。旅客在旅游中发生身体或财产上之事故,例如生病、遭抢、被窃、遗失证件财物等等时,因旅游经营者在旅游当地之处理能力通常较旅客为佳,故无论损害是否可归责于旅客或旅游经营者,甚至是因为天灾等不可抗力之事由所致者,旅游经营者均有义务给予协助。但如因非可归责于旅游经营者之事由所致者,其所生之费用如医疗费、代办证件费用或信用卡挂失费用等等,则由旅客负担。但在旅游过程中,如果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则应由该第三人承担责任。如旅游经营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则应对第三人不能赔偿部分承担相应补充责任。
    因此,旅游经营者对于安全保障义务应特别注意以下几点: 一是履行好安全告知义务,发放安全告知书、行程单,保留签署回执;二是要注意保存证据,发生事故时尽量能保存现场照片、及时保存监控录像等证据;三是发生事故后及时救助,履行好送医治疗、适当垫付医疗费、协助理赔等事项。
    (三)旅游经营者的免责情况
    目前,对旅游经营者规定的义务主要包括安全保障义务、告知义务、保密义务、谨慎选任义务、行李物品、证件的代管义务等。当旅行社违反上述义务造成旅游者的人身或财产损害时,旅游者可通过提起违约之诉或侵权之诉请求旅行社承担责任。但为平衡当事人之间的利益,立法及其司法解释也对旅游者遭受损害时,旅行社的可能免责情形作了相应规定。具体而言主要有:
    1.第三人行为导致旅游者损害的免责。在旅游过程中,如果因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则应由该第三人承担责任。如旅游经营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则应对第三人不能赔偿部分承担相应补充责任。
    2.旅游者未履行如实告知义务的免责。在签订旅游合同时,旅游经营者根据线路、项目的不同,可能会向旅游者询问与旅游活动相关的个人健康信息或要求旅游者如实填写健康情况表,如果旅游者在未告知真实信息的情形下参加了旅游经营者者组织的不适合自身身体条件的旅游活动而出现人身损害,旅游经营者对此不承担赔偿责任。
    3.旅游辅助服务者侵害旅游者权益的免责。旅游辅助服务者是指与旅游经营者存在合同关系,协助旅游经营者履行旅游合同义务,实际提供交通、游览、住宿、餐饮、娱乐等旅游服务的人,因旅游辅助服务者的原因造成旅游者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时,旅游者可直接起诉旅游辅助服务者追究其侵权责任。而实际提供旅游服务的旅游经营者在尽到对旅游辅助服务者的谨慎选任义务后,旅游者不得要求旅游经营者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4.旅游者自行安排活动时遭受损失的免责。自行安排活动期间,旅游经营者对旅游者的活动情况无从知晓也无法控制旅游者可能存在的人身、财产风险,无法提供安全保障义务及告知义务,因此如果旅游者在此期间遭受人身或财产损失,旅游经营者一般不承担损害赔偿责任。但旅游者人身、财产权益受到损害时,如金钱丢失、生病受伤、被抢劫等旅游经营者应当采取合理必要的保护和救助措施,如协助报警、送医就诊等,避免旅游者人身、财产权益损失扩大。如果旅游经营者未尽到上述救助义务,旅游者可追究旅游经营者的责任。
    5.旅游者脱团后遭受损失的免责。脱团一般指团队旅游者未经导游同意脱离旅游团队,不随团队完成约定行程的行为,它违反了旅游者应尽的协力义务,属于严重违约的行为。由于旅游者脱团期间的去向,旅行社一般并不知晓,亦无法继续提供旅游服务和履行相关义务,因此旅游者在脱团后遭受的人身损害、财产损失,旅行社一般不承担责任,除非旅行社在旅游者脱团的问题上存在过错。
     
    参考文献:邱加化《案例解析:法院如何判断旅行社是否违反安全保障义务》